西游记中虚构了唐三藏的身世,据说,他的父亲当年高中状元后得到了大官的赏识,有幸和大官的女儿喜结连理。后来,他们夫妻一起远赴异地上任,在途中却遇到了一个剪径强人。这名恶霸在杀死了唐三藏的父亲以后,霸占了其妻,然后,更是拿着官文堂而皇之的前去赴任。

唐三藏的母亲当时已经怀了他,于是,只好委曲求全,生下唐三藏之后,将其放到澡盆里并顺着河水送走了。

这个故事当然是吴承恩虚构出来的,唐朝究竟有没有发生过这样的事情已经无从考证,但是,在吴承恩所生活的明朝的确发生或这样的事情。

明朝末年,天下大乱。崇祯皇帝继位以后一心想要整治被阉党搞得乌烟瘴气的朝廷,然而,此时的大明已经千疮百孔,任你大罗神仙下凡也无济于事。崇祯固然是想要有一番作为的,但是,他的性格中带着多疑,而且,每逢办错事都会疯狂甩锅给手下的大臣。

被他这么一搞,大明灭亡的速度反倒加快了不少。

在这样的社会大环境下,江湖中各种妖魔鬼怪都蹦了出来,我们的故事便从这开始了。

众所周知,大明有两个京城,一个是北京另外一个是南京。南京城在朱棣继位以后便成为了留都。但是,仍旧有一套完整的政府官员体系,我们故事中的主人公之一便是南京的官吏。《诺皋广记》记载:

话说这个人在朝廷中摸爬滚打多年终于得到了外放的机会。在古代,外放的县官虽然不值一提,但是,对于这样的小官吏来说也实属难得,于是,他就高高兴兴的拿着官文上任了。

哪知道天有不测风云,就在他乘船进入长江以后突然遇到了一伙剪径强人。

这些人本来没有杀人的念头,不过是想捞一票而已。谁承想这个小官竟然不开眼拿出自己的县官身份吓唬这伙强盗。正所谓天堂有路你不走,地狱无门你闯进来。这伙盗贼一看竟然逮到了一个县官,顿时怒火中烧,二话不说便将这个官给砍了。

想想也顺理成章,毕竟强盗们之前大多也都是良民,之所以会落草为寇大部分原因都是受不了官府的欺压。这个官老爷拿出自己的身份来吓唬他们,简直就是自寻死路。分了官老爷的行囊以后,这伙盗贼看着上任的文书,突然,萌生了一个大胆的想法,他们要自己去上任,过一过县太爷的瘾。

这群强盗说干就干,一行人推举了一个相貌堂堂但却精明能干扮演县官,其他人扮演随从,他们拿着文书便前往雷州上任了(雷州在广东是最远的一个郡)。

因为古代并没有身份证,所谓的路引也非常简单,他们很轻易便瞒过了那些官员。上任之后,这些人却没有鱼肉百姓。他们虽然是盗贼出身,这一次却决心做点好事。在任上,这些人打压豪强,惩治恶霸,让雷州当地的老百姓过上了好日子。

自此,百姓们对这位新上任的官儿非常爱戴。

如果说这伙人有什么反常的举动,那就是他们下令南京人不得在他们的管辖内随意出入。通常情况下,南京来的人根本就进入不了雷州地界。百姓们虽然觉得有些奇怪,但是,也没有过分深究,说不定是大老爷被南京人骗过,因此,对他们有了偏见也说不定。

其实,这伙人是害怕被南京来的人戳穿了自己的伪装才想了这么个馊主意。正所谓纸包不住火,很快被杀官员的儿子便前来寻找父亲。

这一来不要紧,他们彻底漏馅了。

他等这个县老爷出门,守在路上观察,才知道这个县老爷,不是自己的父亲。但打听一下这个太守的姓名籍贯,却又和自己的父亲完全相同,这时他才明白过来:“噫,这是个坏人…”

他不敢公开说出真相,就秘密地禀告监司使——一个专门对州县进行监察的地方长官。

监司使说:“好。我明天请太守吃饭,会把你叫出来。”于是,监司使周密部署,派人严密监视县老爷的住宅,又在请客的地方埋伏好兵士。

第二天,假县老爷来见监司使,监司使请他入席饮酒,把真县老爷的儿子唤出来对质。假县老爷认不出他是自己的儿子,知道露了馅,情况不妙,立刻起身准备抗拒。两厢埋伏的兵士,早已一拥而进,就在座席上抓住了他。那些守在县老爷住宅周围的兵士,也同时破门而入,进行搜捕。

那和假太守一伙的几十个强盗,仓猝反抗,拚死格斗,逃走了一大半,只抓到八个。很快,这伙强人很快就被关押了起来。

但对雷州百姓来说,失去了他们以后,当初被打压的恶霸流氓纷纷冒头,他们又回到了当初水深火热的生活中。后来依法审判,把这八个强盗,押往南京处决了。

因此,雷州百姓并不记恨这些强盗,反倒非常怀念他们。

是啊,这些强盗当年也是被欺压的良民,他们得到了做官的机会,自然不会对穷苦农民赶尽杀绝。反倒是对那些乡绅恶霸观感恶劣,如此一来,最终得到百姓爱戴也就顺理成章了。

甚至,很多人都叹曰:“异哉!盗乃能守若此乎?今之守非盗也,而其行鲜非盗也,则无宁以盗守矣。其贼守,盗也;其守而贤,即犹愈他守也。”或曰:“彼非贤也,将间而括其藏与其郡人之资以逸。”

吴承恩的故事自然是编造的,但是,当这样的事情真的发生的时候,我们却赫然发现,被我们指责的一方其实也未必真的那么可恶,他们也有他们的可爱之处。

参考资料:

『《诺皋广记》、《雷州盗记》』

首页娱乐